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3466章 兜率火與玉羅剎
    直到現在,亂石山的這些天仙修士才算是承認了沈浪的地位,表現的也頗為客氣。

    見沈浪一語不發,日月老祖熱情道:“沈道友既已在亂石山扎根,就不必把我等當成外人。你即是新晉升的修士,在修煉上有什么困惑,大可以提一提。我們這些老骨頭別的能耐沒有,就是活的久,一些雜七雜八的神通都略有涉獵。”

    “誒,日月道兄這就小看沈道友了。老僧雖然沒練出孔谷主那般的高階瞳術,但修有佛門的‘望氣之術’,能看出來沈道友肉身修煉極為高明。單論肉身,沈道友的成就足以讓我們在坐的這些修士汗顏了。”

    一名黑臉赤瞳的僧袍老者邪邪笑道。

    說話的這名妖僧正是亂石山排名第二天照山太上長老,道號“千面妖僧”。

    赤龍山掌門龍霸天大大咧咧的笑道:“哈哈,千面道友這句話說的有點過頭了吧。沈道友的肉身再強,難道還能比日月道兄肉身還強橫不成?”

    “即便不如日月道兄,恐怕也弱不了多少!”千面妖僧干笑道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龍霸天臉上的筋肉微微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只是他,在坐的眾多天仙修士也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別看日月老祖其貌不揚,但他的本體可是以肉身見長的頂級真靈“五色玉麒麟”,體內流傳著一絲遠古巫獸的血脈,肉身極強。

    千面妖僧惜字如金,可不是愛開玩笑之人。連千面妖僧都如此評價沈浪,不管是不是真的,沈浪的實力讓眾天仙修士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日月老祖也露出意外之色,笑道:“沈道友果真是深藏不露。哈哈,老夫以茶代酒,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說罷,日月老祖便舉起茶杯。

    沈浪不好推脫,陪著日月老祖同飲了一杯,不卑不亢道:“日月道友謬贊了,沈某不過一個新晉升的天仙修士而已,實在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嘴上這么說,沈浪心里覺得有點不舒服。

    這群天仙高手看來是徹底把自己當成天仙修士了,奈何自己只是個地仙初期的渣渣。

    才剛突破地仙境界沒多久,沈浪就覺得自己修為不夠用了,必須快速提升上去,不然跟別人聊天都尷尬。

    眾天仙修士以茶代酒,推杯換盞,繼續高談闊論。

    大到仙界局勢,小到門派長短,都要說上一說。

    談到盡興處,時不時的傳來陣陣笑聲,沈浪只得陪笑幾聲。

    唯獨談到修煉心得時,他才仔細聽了聽,獲益匪淺。

    九頭大王連笑都不敢笑,渾身不自在,有種如坐針氈之感。

    雙極谷谷主孔倫在閉目養神,裝出一副沒聽見眾人的談笑聲一樣,倍感憋屈。

    從這些天仙修士的交談中,沈浪知道了一些真仙界的奇聞軼事,就當是補充閱歷。

    話題談到了西牛賀洲之時,沈浪終于擠出一句話,隨意道:“聽說西牛賀洲的翠云山芭蕉洞藏有一極品火種,名為‘兜率火’,不知各位道友可曾聽說過這件事?”

    “兜率火?好像是昔日太上老君丹爐中的獨有火焰。太上老君從未出過天庭,兜率火怎么可能會出現在西牛賀洲?”靈蛇教教主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誒,蛇公子這就不懂了,兜率火不一定是太上老君丹爐中獨有的火焰。我聽說太上老君煉制過一件名為‘芭蕉扇’的仙寶,此寶扇就能扇出三昧神風和兜率火,可增強煉丹效率。”滅神觀觀主接口道。

    “嘖嘖,本公子還是頭一次聽到過這種說法,難怪這芭蕉扇在滅世之戰前被稱作是西牛賀洲的九大仙寶之一,原來是太上老君煉制之物。”靈蛇教教主蛇公子嘖嘖嘆道。

    “芭蕉扇?”

    沈浪眉目一掀。

    滅神觀觀主繼續侃侃而談,沈浪總算是聽到了重要線索。

    在滅世之戰前,西牛賀洲有“九大仙寶”存在,每一件都是驚天地泣鬼神的存在,被當時西牛賀洲的數位妖皇持有。

    芭蕉扇即是九大仙寶之一,也是平天大圣所持的封靈級仙寶,后轉贈給了他的妻子防身,平天大圣之妻又名“鐵扇公主”,修為臻至羅天上仙。

    曾經的翠云山芭蕉洞似乎就是鐵扇公主的洞府。

    沈浪分析了一下這些線索后,恍然大悟,難怪自己先前所查證的種種線索指向翠云山芭蕉洞。

    原來并非是芭蕉洞有兜率火存在,而是因為芭蕉洞是芭蕉扇主人居住的洞府。

    芭蕉洞只是滅世之戰前的說法,如今的芭蕉洞早就改名成了“羅剎宮”,乃是現今西牛賀洲七大妖皇之一“玉羅剎”的地盤。

    玉羅剎是位妖族女修,生性高傲,脾氣剛烈,也是七大妖皇中唯一一位女修。

    “照王觀主這么說,那芭蕉扇極有可能在妖皇玉羅剎手里了?”沈浪忍不住問道。

    滅神觀觀主搖頭道:“昔日西牛賀洲的九大仙寶在滅世之戰后全都不知所蹤,芭蕉扇應該不再玉羅剎手里。”

    日月老祖瞥了眼沈浪,沉聲告誡道:“沈道友,那玉羅剎可是西牛賀洲的七大妖皇之一,雖然排名末尾,但也不是我們這等級別的修士可以招惹的。奉勸沈道友可不要打芭蕉扇這等至寶的主意,以免惹禍上身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日月道友指點。沈某肯定不敢無故惹七大妖皇,我還想多逍遙幾年呢!”沈浪擺手笑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就好。”日月老祖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沈浪表面擺著一張笑臉,心中則郁悶無比。

    兜率火的線索指向芭蕉扇,但芭蕉扇那種封靈級仙寶可不是自己這種級別的修士可以得到之物,沈浪只能祈禱那羅剎宮內留有兜率火的火種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到時候自己也少不了要與那妖皇玉羅剎打交道了。

    沈浪頗為頭疼,但他也懶得多想。

    過了這個話題后,眾天仙修士繼續閑聊。

    沈浪漸漸有些興味索然,索性也開始閉目養神。

    轉眼間,又過了一日。

    亂石山排名第七和第八位的門派長老終于到場了,日月老祖一視同仁,也將這兩位地仙巔峰修士放進禁制中避寒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日月老祖的確待人真誠仁慈,的確有著亂石山第一修士的氣量,挑不出一點毛病。

    但沈浪總感覺日月老祖有點不對,卻又說不上是哪里不對,希望是自己的錯覺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》,微信關注“優讀文學 ”,聊人生,尋知己~

    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